公主读书

当前位置:都市玄幻

小说推荐南璃萧景煜是哪部小说-南璃萧景煜小说免费观看全目录免费

南璃萧景煜 时间:2023-05-25 12:16:48

小说简介:南璃萧景煜是著名作者小苦瓜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文笔情丝顺着、笔尖流淌,酣畅淋漓,感觉身在其中,看完这本小说你会沉浸在小说的感情经历中,一起度过思想的升华,一起思考人生的意义。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

小说推荐南璃萧景煜是哪部小说-南璃萧景煜小说免费观看全目录免费

南璃红着眼,手心一阵发麻,可看着眼前男人如此***不要脸的模样,眼神从一开始的愤怒慢慢变得冷静,到最后,无波无澜。

她缓缓翘起嘴角,脑子里想着,要怎么样,才能在这个冷心绝情的男人心上狠狠插上一刀,也让他好好感受感受当初她那锥心刺骨的痛苦。

可他这种人,清高自傲惯了,自然不会被她一两句无关痛痒的话击倒。

现在,她做了这么多,虽然已经将他的前途断送了一半,也将他与南嘉这种女人捆绑在了一起。

可这还远远不够。

他入赘南家,传出去声名固然不太好听,可南嘉和刘氏焉能不为他这个姑爷做打算?

刘氏向来有些门路,老祖母那些老姊妹如今也有封了诰命的,若是送礼送钱的,说不定也能给他搏出一份功名来。

他这种人啊,所有人都是他往上爬的垫脚石,他无心无情,应该从来没有真正爱过谁吧?

南璃忽然笑了笑,画一般的眉目荡开,扬起笑意明媚如花。

她郑重其事的望进男人深沉的眼睛里,小手覆在他心口上,情真意切道,“江隐,如果,我告诉你,我曾经的确是你的妻呢?”

江隐心口一震,猛地盯着她。

南璃仍是笑,笑得没心没肺,“我爱你胜过爱我自己,愿意为了你,抛弃尊严,放弃身份,付出性命,可那又怎么样呢?我幡然醒悟了,我后悔了,最重要的是——”

清丽无双的眸子落在江隐发白的俊脸上,她真的觉得自己放下了对他的执念,所以心里再也不会因为他的不爱而自怨自艾,她笑得风轻云淡,一字一句道,“江隐,我已经不爱你了。”

江隐冷下眸光,大手握住她的手,咬着牙,“南璃,你在胡说些什么!”

南璃挣开他的钳制,小手往上,抚上他的突出的清俊眉骨,幽幽道,“阿隐,你觉得,我真的是在胡说吗?”

一句阿隐,让江隐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心底升起一种怪异的感觉。

四目相对,周遭的一切仿佛都静止了。

他想起近来自己总会做的那些关于她的梦,梦里,她一心一意爱着他,她就是他的妻,她费尽了心力只为给他生下一儿半女,她明明那么爱他……

他紧紧攥着拳头,看着南璃脸上的释然,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酸涩飞快弥漫全身,“阿璃,我……”

话到一半,头疼欲裂,心脏也仿佛被一只大手狠狠的抓住蹂躏,痛得鲜血淋漓。

“啊——”

他不受控的低吼一声,痛苦的抱着脑袋,身子几度站立不稳的跌倒在地,一张俊脸揪成一团。

南璃心境前所未有的平和,她眨了眨眼,将眼底强忍的泪水悉数逼回去,低头,面无表情的抚了抚衣襟上的褶皱,“江公子,今日我便当没见过你,你若再纠缠不休,我就只能将你交给祖母和大姐姐了。”

江隐脑子里一片空白,他眼眶猩红,怔怔的看着南璃烟霞色的裙摆在自己眼前划过。

片刻后,女子已经带着婢女远离了他的视线。

他猛地闭上了眼睛,心口犹如利刃刺入一般绞痛难耐,喉咙口那股酸涩涌上来,他呆愣了许久,才觉得心口慌得生疼,越发难受。

怎么会这样,到底什么才是真实的,为什么她又会说出她曾是他妻子的话……

可她若真是他的妻子,现在,为什么与他议婚的又是她大姐姐?

他再次痛苦的捂住脑袋,脑袋里,南璃娇俏的声音总是阴魂不散。

“阿隐!阿隐!你看我穿这件衣服好看么!”

“你喜欢我穿这个么?这个这样轻薄,我实在有点儿不好意思穿它,可你若是喜欢的话,我……也可以试试。”

“阿隐,你喜欢儿子还是女儿?”

“阿隐,我做了你最爱吃的饭菜,你今日下朝回来和我一起吃饭么?”

“阿隐,阿隐,打雷了,我好害怕,你抱抱我好不好……”

“阿隐……我要是怀不了你的孩子……你会不会不要我了……”

“阿隐,我们的孩子好像没了……”

脑海里,都是她可怜的,无助的,落着眼泪的模样。

她曾经那么爱他,现在又为何会如此绝情。

“南璃!你到底给我下了什么蛊!”江隐晃动着脑袋,愤怒的将拳头砸在墙上,一双血红的眼睛暴戾丛生,“你以为你能逃得出我的手掌心吗,休想!”

……

南璃胸口堵得慌,离开江隐之后,一张冷得骇人的小脸才缓和过来。

银兰一直胆战心惊的拉着她的手,用力用自己掌心的温度传递给她,“姑娘,你没事儿吧?”

“我没事儿。”南璃失神的笑笑,感激的看她一眼,“今日的事,不要告诉任何人。”

银兰:“江公子与姑娘之间……”

南璃:“我们没什么,我说那些话只是哄他的。”

银兰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看着她面色发白,眼神凄厉又茫然的模样,心疼得慌,“奴婢省得,姑娘放心。”

南璃苦笑一声,也不知道自己今日是怎么被江隐刺激到了,明明不该这么冲动的对他说那些话,可她就是看不得他好过。

她痛,她也要他跟着一起痛苦才好。

所以她也不后悔,甚至还想玩儿得更大些。

只可惜啊,江隐跟她不一样,他没有一起重生,没有上辈子那些记忆,不然若他知道她毁了他的青云首辅之路,只怕会被气得吐血吧。

想到这儿,她又忍不住笑出了声儿,“银兰,你恨过一个人吗?”

银兰歪着头,思索了一下,道,“恨过。”

南璃问,“那个人现在怎么样了?”

银兰笑道,“现在埋在地底下,只怕是已经快化成一抔土了。他当年负了奴婢,害了奴婢肚子里一个孩子,后来奴婢趁他醉酒便杀了他,是夫人帮奴婢把他埋了,也是夫人替奴婢脱了罪,最后还肯收留奴婢在御史府里伺候。”

南璃一噎,“真正的狠人原来是你吗!”

银兰眨眨眼,“姑娘害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