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读书

当前位置:都市玄幻

现在火的小说总裁,离婚请签字!~在线

南溪陆见深 时间:2023-05-24 10:42:35

小说简介:南溪陆见深是作者白七诺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这部小说文笔有保证,基本不会给读者喂毒,是白七诺很有代表性的一部现代言情小说。那么南溪陆见深的结局如何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吧!第8章云舒冷笑。好一个白莲花。...

现在火的小说总裁,离婚请签字!~在线

第8章

云舒冷笑。

好一个白莲花。

可惜了,在她面前,不过一个跳梁小丑。

“南溪是陆见深的老婆,是陆家的媳妇,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格可以和她相提并论?”

“她花见深的钱,叫天经地义,别说是见深的钱,整个陆家的钱任由她挥霍,她也用不完,她想用多少用多少。”

“至于礼物,她就是送一片叶子,爷爷也喜欢,当宝贝一样收藏着;而你就是送一片金叶子,爷爷也不会领情,自取其辱罢了。”

方清莲刚张唇,陆见深抓住她的手腕,同时给了南溪一个眼色。

南溪心口一阵苦涩。

但还是立马挽住云舒:“妈,我和见深正在给爷爷挑选礼物,既然您也在,快帮我们参考一下!”

南溪笑的灿烂,语气温软。

云舒的声音也放软了许多:“其实我也没什么好参考的,爷爷什么都不缺,他想要什么你们还不知道吗?”

南溪哪能不知道,但是她知道见深不想要。

所以当着婆婆的面,她只能装傻充愣。

云舒直接看向陆见深:“别告诉我你不知道,爷爷最想要的礼物,就是一个小曾孙。”

不说还好,一说起这个事来,云舒就火大。

“你说说你,整整两年了南溪的肚子都没动静,再这样下去我都要怀疑你了。”

南溪:“......”

这可真是亲妈,上来就是怀疑自己亲儿子。

如果换成其他婆婆,肯定是指责她肚子不争气,指责她身体虚。

所以南溪立马感觉心头暖暖的,十分温馨。

“妈,这是公共场合,您好歹给我留点儿面子。”陆见深揉着眉头,一脸苦恼。

“你也知道要面子,那我就不要面子了,你知道每次和那些阔太太聚会,她们问我有没有孙子的时候,我就恨不得钻进地缝里。”

南溪囧。

她的脸也红了。

“以前,我总想着你们年轻,想着多给你们一些时间,所以从来没有插手。”

“但是这一次,陆见深,你给我听好了,我给你三个月的时间,要是南溪的肚子再没动静,我唯你是问。”

“妈,你这完全是强人所难,你讲点道理行不行?”陆见深满脸愁云。

“我还就强人所难了,三月再怀不上你们都给我去医院检查。”

云舒又看向南溪:“这几个月你给我盯着他,要是他不主动,不配合,随时向我报告。”

南溪脸红的都快滴出水来了,连忙点着头:“好,妈。”

方清莲在一边已经尴尬死了。

她楚楚可怜的咬着嘴唇,捏着拳头,整个人又生气又伤心。

如果不是拼命的忍着,她恨不得现在就开口说出见深和南溪要离婚的事。

云舒走的时候,陆见深和方清莲都松了一口气。

“见深,你不会真的要和她生孩子吧!”

方清莲一幅楚楚可怜的看着陆见深,那个样子真是要多柔弱有多柔弱。

南溪默默的抿了抿唇。

可能男人喜欢的都是这一类吧,柔柔弱弱,可可怜怜,充分激发了他们的保护欲。

哪怕是超凡脱俗如的陆见深,也没能免俗。

“不会。”陆见深的答案果断又干脆。

“既然已经决定离婚了,我就不会给她和我留下这个隐患。”

听到这话,方清莲才松了一口气。

转而看向陆见深撩起头发,温柔的开口:“见深,你陪我逛逛吧,我想买几件衣服。”

突然,时间像被定格了一样。

南溪看着方清莲耳朵上的碧玉耳环,整个人如遭雷击,愣愣的站在那里。

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总之就是特别难受。

她看向方清莲,出口的声音软的几乎没有力气:“能问下你的耳环是在哪儿买的吗?”

方清莲再度撩起头发,大方的露出耳环,笑着说:“你是说这个吗?”

“嗯。”南溪捏紧了双手。

“不是买的,那天在见深那里看见了,觉得特别好看,我很喜欢,他就送给我了。”

南溪咬着唇,心里一阵绞痛。

原来,这就是陆见深口中的“小插曲”。

她还以为是礼物出了点变故,所以买不到了,原来是方清莲喜欢,他送给方清莲了。

可是,他明明已经答应送给自己了,只因方清莲一句“喜欢”,他就大方送了。

爱与不爱,这就是差距。

“南溪......”

陆见深刚开口,南溪立马打断他:“不用说,我懂。”

既然都已经做了,又何必解释呢。

强忍着难受,她淡淡开口:“那我们还给爷爷挑选礼物吗?”

“下次吧,清莲今天不太方便,我陪下她,我让司机送你回家。”

“嗯。”

坐在车上,南溪看着车外一望而过的风景,心情却已经跌落到谷底。

“小曾孙?”

她低声呢喃,双手轻轻的放在小腹,紧紧的护着。

这些年,他们同房不多,几乎每一次,陆见深都会做避孕措施。

而且还会嘱咐她喝一些长效避孕药。

所以两人一直都是双重避孕。

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怀孕,怀孕的几率真的是微乎其微。

如果不是医生告诉她怀孕了,她真的做梦都不敢相信。

可是陆见深说他是“隐患。”

这次词让她的心针扎一样的疼,瞬间染了血。

她和他的孩子,在他看来竟然只是一个隐患。

南溪捂着脸,再也控制不住的流了泪。

刚到家,她就接到了婆婆的电话。

“你回家了?”云舒直接开门见山。

“嗯,刚到。”

“好,十分钟后我去你那儿。”

南溪刚要说什么,云舒已经挂断了电话。

如果她没记错,这是除了结婚时,婆婆第一次来她和见深的新家。

南溪有些紧张,赶紧吩咐家里的佣人准备着。

因为平时和婆婆接触比较少,对她也不太了解,所以南溪就打了电话给陆见深,想了解一下婆婆的喜好。

“喂,见深!”

“南溪,是我。”

听见方清莲的声音,南溪的声音猛然一抖。

忍着心口翻滚的涩意,她继续开口:“见深呢?我有点儿事找他。”

“不好意思啊,她现在不是很方便,这样吧,一会我让他回过来。”

说完,方清莲就直接挂了电话。

南溪捏着电话,整个人呆呆的,愣愣的。

如果她记得没错,明明是他说,只要还没离婚,就会注意自己的分寸,就会记住自己已婚的身份。

可是现在,他和方清莲黏在一起又算什么呢?

看来,他早就已经迫不及待了。

如果不是因为爷爷,他们今天早上就已经领了离婚证,成为彻底陌生的两个人了吧。

因为不太了解婆婆的喜好,南溪最后让大家把东西准备的非常齐全。

咖啡,茶叶,水果,糕点,坚果......凡是家里有的,她都让人准备了。

就连午餐,她也吩咐人做了。

中餐,西餐,都有准备。

做好这些,南溪在家等云舒的到来。

听到敲门声,南溪亲自去开了门。

她笑脸相迎,礼貌客气:“妈,你来......”了。

口中的话还没说完,南溪就捂着嘴跑去了卫生间疯狂吐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