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读书

完结小说排行《穿越后恶女被便宜相公缠宠了》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林小渔吕成行小说阅读

林小渔吕成行 时间:2022-09-23 08:08:35

小说简介:古代言情小说《穿越后恶女被便宜相公缠宠了》的主角是林小渔吕成行,该小说展现了丰富的故事情节,特别是人物情感刻画细致,看过后就很难从中抽离,小编推荐这部小说主要是因为故事主角林小渔吕成行,人物动线和细节作者鱼香...

完结小说排行《穿越后恶女被便宜相公缠宠了》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林小渔吕成行小说阅读

第6章

第6章

林小渔梳理了记忆,更觉得自己占理,“娶我,花一两银子让吕成行背二十两银子的债。娶个黄花大闺女不得十两银子,到时候背个二百两银子的债,吕成行,有能耐你就跟我和离去娶个黄花大闺女吧!”

林小渔想过了,和这男人过也过成这苦哈哈的样子。

还不如和离了,自己带着两个孩子过,总不能比现在还差。大不了和离之后,自己不阻挠吕成行见俩孩子就是。

这“和离”二字一出,吕老太果然就不吱声了。

吕成行清冷的眸光落在林小渔身上,带着探究,林小渔理直气壮的用目光顶回去。

“别闹了。”剑拔弩张的气氛下,吕成行将林小渔拉开。

林小渔把胳膊肘从吕成行的手中抽出,一张带着斑驳污渍的脸上,一双杏眼格外的明亮。

她愤怒的盯着吕成行,骂道:“你觉得我在闹?我看你是跑船被海上的大风刮丢了脑子吧。一个男人不往家里带银子,妻儿都养不活,要你有什么用?”

“娘!”秋秋赶紧扑到了林小渔的脚下,抱住了她的腿,小小的身子瑟瑟发抖着,一张小红嘴里嘟囔着,“不要娘死,不要黄花大闺女......不要骂爹......”

林小渔也冷静了些许,她一点也不后悔和吕老太吵架,就是心疼吓着孩子了,原主太软弱了,都没有教孩子们吵架也是争取自己权益的一种方式而已。

“乖,不哭。”林小渔见秋秋都吓得掉眼泪了,心疼的紧。

一边她又朝着小理招了招手,两个孩子她都要护着,谁知道吕老太吵不过自己会不会向两个孩子发难。

在一边不吭声的吕老太的脑子里飞快的转动着,在分析着事情的利弊。

这要是和离了,这俩孩子林氏不要的话留给吕成行,吕成行去跑船还不得归她养,家里再添两口吃饭的嘴,这怎么算都亏!

“你们小两口的事我也不搀和,毕竟都都分家了,你爹还等着我吃饭呢!”吕老太给自己寻了个台阶下,脚底抹油就跑了。

林小渔见吕老太扭着胯就跑了,她追了几步,“你把银子留下......”

吕老太跑得跟那撒了绳子的土狗一样,权当没有听见林小渔的话一般。

林小渔一口闷气憋在胸口,伸手在门框上重锤了几下。

这时,突然感觉一只大掌将她的手臂拉住,扭头见着是吕成行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我们谈谈。”

“行!晚些时候。”

林小渔憋了一肚子气,吕老太跑了,她就在吕成行身上找补回来。

她算是看出来了,这根儿上的问题就是这男人是个妈宝男,赚了多少钱都给亲娘,这不是让媳妇孩子等着饿死吗?

她洗了碗筷给孩子们烧了热水洗脸洗脚,捉小猪崽一样把他们哄上床睡觉,再去找的吕成行,他坐在院子里的瘸腿凳子上,目光深远,像是在想什么事情。

“咳——”林小渔过去轻咳了一声。

吕成行站了起来,比林小渔足足高了一个头还多,月光照在他的脸上,半明半暗,月光模糊了轮廓,显得他五官柔和了许多。

“你跳海了?”他的语气算不上关心,只是略为吃惊。

“对!”林小渔坦荡荡的承认了。

或许原主早就死了,或许她就是原主,但是在跳海的瞬间原主的心是死了的。

吕成行有几分错愕似乎是备受震惊,随后脸上又出现复杂的神情,以及一股失落和无力感,他垂在身侧的拳头握紧了又松开,松开又握紧。

末了他才道:“让你在家委屈了,钱的事我来想办法。”

林小渔没想到吕成行先提起钱的事情,还算态度勉强还行,但是想到他先前在自己和吕老太吵架的时候拉住自己,她的火就蹭蹭的蹿到了头上。

她冷脸对着吕成行,道:“你若是跑船赚来的银钱都要给你娘,那么你真的该好好考虑我提出来的和离一事,你睁大眼睛瞧瞧孩子们过得都是什么样的生活。”

吕成行转过头,深深的看了林小渔一样,似乎要把她看穿一般。

却又出乎林小渔意料之外的什么都没说,只是默默的走开了。

林小渔突然觉得有些失落,就像是一簇刚燃起来的火,分明什么都没做,吹来了一阵风,火熄灭了,滋滋的冒着烟丝儿。

换而言之,就是一拳打在棉花上了。

等林小渔无奈的回屋看了一眼孩子,发现他们都睡了,再回到灶房发现吕成行又早她一步将早上余下的热水倒去洗澡了。

“这该死的麻烦精!”

林小渔觉着多了一个人哪哪儿的都不方便。

她口中埋怨着,一边往灶孔里添柴火,烧一锅热水好好的洗洗。

白日里只顾得上收拾两个孩子,她再抬起袖子闻了闻味儿,这股子臭味差点把她送走,先前她还嫌弃吕成行身上的咸腥味儿,真是五十步笑百步啊。

林小渔正添柴把火烧的旺旺的时候,头上笼罩了一片阴影。

“你......干嘛?”林小渔一抬头,就瞧见剑眉皱着的吕成行,只穿着一条裤衩,宽肩窄腰,浑身洁白如羊脂白玉,比女子的肌肤还要细嫩,

唯有那脖子和脸,终日跑船晒得微黄,但也是普通人里白的了。

随着视线聚焦,林小渔瞧见了男人一身精肉,那白皙皮子上的八块齐整的腹肌,还有深深的人鱼线......

“我的夏衫呢?”

男人的声音叫林小渔的理智回来几分,目光扭向一侧,嘴里嘟囔道,“大晚上的衣不蔽体,真是不知羞,露给谁看......”

“我的夏衫呢?”吕成行精致的脸庞微微发黑,语气无奈。

林小渔头一遍没听清他的话,这回算是听清了,一双杏眸里带着一点心虚。

但是想到秋秋和小理也是他的孩子,为孩子献出一件夏衫而已。

她便理直气壮的指着墙角那堆孩子换下来的破布一样的衣裳道:“今天给孩子洗了澡,连身换洗的衣裳都没有,就裁了你的夏衫。

当人爹的,自己还有半新的衣裳,孩子穿的都和乞丐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