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读书

《权臣娇宠她身娇肉贵》顾景棠顾元煜更新-《权臣娇宠她身娇肉贵》顾景棠顾元煜全文免费

《权臣娇宠她身娇肉贵》顾景棠顾元煜 时间:2022-09-22 20:24:30

小说简介:《《权臣娇宠她身娇肉贵》顾景棠顾元煜》是一本都市小说,剧情前后反差较大,人物性格也比较复杂,不过主角《权臣娇宠她身娇肉贵》顾景棠顾元煜非常讨喜,二桥牢牢抓住广大读者的心理,所写之文字字经典,值得推荐。顾景棠看着她...

《权臣娇宠她身娇肉贵》顾景棠顾元煜更新-《权臣娇宠她身娇肉贵》顾景棠顾元煜全文免费

《权臣娇宠她身娇肉贵》顾景棠顾元煜

天启九年,真好,她还没有和常遇春成亲,她还有祖母还有父亲。

“姐姐怎么还在睡呀?怕是又赖床了不是?”这时,一个明艳的少女走进来,脸上

还堆着几分讨好的笑。

顾景棠看着她的眸光闪过一瞬的冰冷,却又立即恢复了平静:“你怎么来了?”

顾梨雨却没有察觉到顾景棠的情绪变化,毕竟如今的顾梨雨,还太小,她只当顾景棠又是起床气犯了,不开心。

顾梨雨堆着笑,拉着她起来梳妆:“姐姐快别睡了,我亲自来伺候姐姐梳妆可好?可不能耽误了给祖母请安才是。”

顾梨雨嘴上这么说着,却也只是把她拉起来坐下,然后冲着一边的丫鬟们使了个眼色,让丫鬟们来伺候她梳洗。

顾梨雨就是这样,嘴上表现的比谁都恭敬,比谁都做小伏低的,可行动上却从来不做任何表示。

偏这副嘴脸还把顾景棠哄得团团转,真以为自己这个庶妹是真心实意的匍匐在她脚下的。

“姐姐,你可别忘了,咱今天最重要的事,得跟祖母说明你不想要赵家那门亲,不然,这亲事真的订下了,你跟遇春哥哥可就再也不能在一起了!”顾梨雨凑在她耳边,小声的说着。

顾景棠挑了挑眉,她说呢,这顾梨雨今日这么殷勤,原来是为了提醒她这事儿。

前世家里是准备给她订下赵家的亲事的,赵家是皇商,家里富的流油,和他们顾家也算是门当户对的,赵家二公子虽说有些任性,却也算是人品端方,全家都很满意。

除了顾景棠。

她听信了顾梨雨母女两个的话,认为赵家二公子是个不学无术的二世祖,而且家里只是为了和赵家联姻谋取利益,根本没有在意她的幸福。

而且在此之前,顾梨雨还早就故意撮合自己的表哥常遇春和她私下相见,把那穷酸表哥吹的天上有地下无的。

最后顾景棠为了嫁给常遇春,和家里闹的天翻地覆,把祖母都险些给气死。

最后还是没拦住她。

她以为自己是为了爱情不顾一切,多么热烈又美好,殊不知自己早已经沦为他人的踏脚石。

顾梨雨巴巴的让顾景棠反抗赵家那门亲,不就是因为自己看上了么?

可惜啊,上辈子就算顾景棠不要的亲事,赵家也看不上顾梨雨这个庶女顶替,还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第2章

“大姐姐,你听到我说话了没有?”顾梨雨语气里隐隐有些不耐烦了。

今天顾景棠已经不是第一次无视她了。

顾景棠转头看向她,笑的眉眼弯弯:“听到了,我会跟祖母说赵家退亲的事的。”

顾梨雨微微放心了些,又堆起笑来:“还有你和遇春哥哥的事,也得说呀,不然家里肯定还会给你定别的亲事的,为了你和遇春哥哥的幸福,你可得拼一把才行的。”

顾景棠郑重的点头:“我知道了。”

顾梨雨满意的点了点头,总算还是听话的。

顾景棠梳洗完毕,穿了一身玉色绣折枝堆花襦裙,头上挽了个朝云髻,两边插着八宝翡翠菊钗,落下的两束流苏都是琉璃珠子串出来的,走起路来叮当悦耳。

顾梨雨看着她那两只钗眼热不已,她知道这是嫡母王氏在顾景棠生辰时送的一对钗,那上面的翡翠都绿的出水了,更别提那样精细的琉璃珠子穿成流苏,这在整个京都城也难找出第二件来。

那女人也就知道用这些好东西讨好顾景棠,对她便用些不入流的东西应付。

顾梨雨心有不忿,早晚得把这一对钗也抢来,等她来日嫁得高门赵家,看那王氏还会不会后悔如今没有拿这些好东西来讨好她!

顾梨雨挽着顾景棠的手,两人一起去了寿安堂,给祖母请安去。

顾老太太是个有福气的人,生了二子一女,如今也是膝下子孙成群,顾家如今的繁盛少不了她的深谋远虑,只是这老太太一向严厉,毕竟是雷厉风行了一辈子的人了,小辈们瞧着她,大都是有些害怕的,包括顾景棠和顾梨雨。

寿安堂的装饰便没了那么浮夸,反而十分简朴,老太太如今年纪大了,开始吃斋念佛了。

堂屋内,老太太在正上首的软榻上半靠着,顾家的几个儿媳孙辈们,都已经到了,正在屋里闲聊。

“孙女给祖母请安。”顾景棠和顾梨雨一同进来,便规规矩矩的屈膝行礼。

老太太点点头,脸上更多的还是威严:“听你们母亲说,这几日李嬷嬷的课你们都学的不错,景棠也有些长进了。”

顾景棠向来是个横行霸道的小祸害,家里嬷嬷的课更是能逃就逃,难得她这几日安分了许多,却也只是为了今日为常遇春的婚事奋力一搏。

顾景棠笑了笑:“多谢祖母夸奖。”

顾梨雨立马冲着她使眼色,让她赶紧说,顾景棠却突然像是看不到了一样,依然规矩的同祖母说着闲话:“只可惜孙女现在才开始认真学,也不知还来不来得及。”

顾老太太最注重女孩子的教养,从小家里的女孩子不单单学习琴棋书画女红,连算账管家读书,一样都不能少,顾景棠从前总抱怨老太太故意难为她,分明别人家的女孩子都不用这样辛苦的。

可出嫁了才知道,自己当家做主母,管一大家子的人,是门多大的学问。

老太太微微一愣,似乎没想到这最让她头疼的孙女,竟突然开窍了?

老太太难得的露出了一抹笑来:“自然是来得及的,景棠如今到了议亲的年纪,总算也懂事了。”

一旁的嫡母王氏也笑的很宽慰:“景棠长大了。”

顾景棠虽然是嫡女,可她母亲早逝,如今这位嫡母王氏,是她爹后面娶的填房,前世,她对这个继母十分排斥,反而和那孙姨娘走得近,因为孙姨娘是她娘的亲妹妹。

当初孙家遭了难全家被贬,她娘抑郁成疾去世之后,父亲为了救济岳家,还准备娶小孙氏当正妻,可祖母当然不许罪臣之女当正妻了,只答应让她进府当个姨娘,因着小孙氏是顾景棠亲小姨的缘故,她自然是从小都不对她设防,甚至百般依赖和轻信,谁曾想,算计了她一辈子的人,却也是小孙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