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读书

重生后嫁给了前夫他皇叔全集可阅

韩攸宁霍山 时间:2022-09-22 19:31:24

小说简介:小说《重生后嫁给了前夫他皇叔》主要角色是韩攸宁霍山,沉莫莫近年写了不少佳作,《重生后嫁给了前夫他皇叔》是里面较受欢迎的一部小说,用一个又一个的剧情章节让韩攸宁霍山的人设变得灵动又饱满,《重生后嫁给了前夫他皇叔...

重生后嫁给了前夫他皇叔全集可阅

第十四章

第14章 借刀杀人

说起来,陆凛是前世难得一个对她始终心怀善念的人了。而这个少年也没能活到最后,比她死的还要更早些。

韩攸宁对他笑了笑,“多谢你安慰了。”

陆凛见她笑了,顿时觉得眼前明亮起来,他摸着下巴上下打量着她,“你这双眼睛,灵动好看的紧啊。若是换上女子的衣裙,再挽个垂鬟分肖髻……你及笄了吧?”

见韩攸宁点头,他继续道,“嗯,好好打扮一下应该挺好看。尤其是这肉嘟嘟的腮帮子,当真是可爱的紧呐。”

他忍不住上手捏了捏,又滑又嫩,还很有弹性呢!

韩攸宁见他一副为自己相看媳妇的表情,很是无奈,一把拍开他的手,提醒道,“小侯爷,男女有别。”

十几岁的年纪正是爱吃的时候,六个哥哥又喜欢给她带各种外面的吃食,又有各种燕窝补品养着,她的身子比同龄的女孩子要圆润一些。

也因为这个,前世她乍去京城时,没少受人嘲笑。定国公府胖丫头,在京城一时成了贵女圈的笑话。

其实他们嘲笑的,不过是没了外祖和父母双亲仰仗的孤女罢了。只是当时的她如同与族群失散的幼兽一般,惊惶无依,不懂得其中道理,也无人去教她。

她就那么跌跌撞撞地硬撑着,每日吃很少的饭,饿得头昏眼花,盼着自己赶紧瘦下来,也好摆脱“胖丫头”这个称号。

后来她瘦了,依然被叫“胖丫头”,依然被嘲笑。经历的多了,慢慢的她才明白,原来错的不是她,错的是她没了依靠还要占着别人垂涎的身份。

陆凛笑嘻嘻道,“莫怕,这船上的人都嘴巴紧的很,谁也不会说出去。实在不行,你就当我媳妇,我父母哥哥都很宠爱我,你跟着定然很风光的!”

韩攸宁失笑。

这种话他不知对多少闺秀说过,闺秀们羞愤之下告诉了家中长辈,那些大人便告到了皇上那里,皇上为此没少请他进宫训斥。可他依然我行我素。

其实他若是正经一些,凭着他的俊美相貌,再加上小侯爷的出身,也不至于到人人嫌弃的地步。

铃儿和玉娘被镖师救了上来,畏惧晋王的身份不敢上前,毕竟在襄平府最大的官儿就是知府了。

此时铃儿却忍不住了,她跑了过来怒视着陆凛,“满嘴胡话!你是欺负我们小姐没有依靠不成!”

陆凛皱了皱眉,“你这丫头,我是正经人,可不做那种欺男霸女的恶事。你若不放心,我便请皇叔当媒人,让你家小姐风光大嫁……”

“你……登徒子!”

铃儿就没见过这么直白说话的人,一时竟不知如何驳斥他。

韩攸宁此时才反应过来,陆凛和赵承渊还是正儿八经的亲戚关系。陆凛的姑祖母正是已故陆太后,这样他是要喊赵承渊一声表叔了。

她丝毫不恼怒,声音愉悦,“我现在正在戴孝,可不能成亲。”

陆凛惊讶地看着她,这几年来不知多少闺秀或者怒斥,或者羞愤大哭,像她这么笑的倒是头一个。

能碰到一个不嫌弃他的,太不容易了!

他往前凑了凑,愈发卖力地劝说起来,“说起来我年纪也不大,再等等你也无妨。三年后成亲,咱俩都是好年纪呢。”

韩攸宁笑着摇头,拢了拢身上的竹青色薄毯,上面有幽幽紫竹香。

她的定国公嫡女身份一旦在京城曝光,皇室的那些皇子们便会如嗜血的猛兽一般盯上她。陆凛即便活到了三年后,若是求娶她,恐怕还没成亲也就死于非命了。

不但那些皇子不会答应,恐怕皇上也要真的斟酌一下陆凛是不是有谋反之心了。

她若是凤凰命,娶他的人不就是未来的帝王吗?

倒是铃儿听不下去了,把玉娘拉了过来,对着陆凛破口大骂。

在一旁说正事的霍山看了看两个少男少女,笑了起来,“年轻真是好,这俩人头一回见面就讨论上了亲事。不过看着,倒也般配。”

赵承渊目光转向他们这边,幽深的眸子无波无澜。

此时韩攸宁正清清浅浅笑着,侧耳倾听陆凛兴高采烈介绍他们府里有什么人。

那双眸子清澈璀璨,似敛尽天地光华。

他收回目光,淡声道,“是挺般配。”

--

刺杀青山号的那三艘战船,上面的士兵已经被悉数抓获,六百人的队伍半日拼杀下来,还剩下不足半数。

那个尉官被押到了赵承渊面前,自称是玉明府驻军尉官,负责占安江江防,奉玉明府知府之命剿水匪。

传闻说两日前水匪已经把霍山给杀了,皆因霍山屡屡断他们财路。得霍山提醒躲过一劫的众多商人,是亲眼目睹宽水镇码头的血腥的,对此消息深信不疑。

他们一众人去应玉明府请愿,愿出银子请高手剿匪。玉明府知府便寻了他们驻军,请他们出面剿匪,他们一路追到了晋州地界,方追上青山号。

赵承渊和霍山相视一眼,借刀杀人。

尉官愤愤道,“我们去玉明府,找知府大人对峙!”

赵承渊踱着步子到他跟前,居高临下看着他,“你去了京城,自然能见到他。”

尉官脸上冒着冷汗,进京觐见皇上?自己还有没有命在!

他跪地相求,“求王爷庇护,卑职的确是被蒙蔽了啊!”

赵承渊声音淡漠,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本王闲散惯了,可不想管这些琐碎事,也庇护不得谁。这其中有什么官司,自有皇上裁决。”

韩攸宁心中凛然。

好厉害的一招借刀杀人。

如果说这个尉官没有撒谎,那么背后设局散布谣言之人,必然是永平侯。

事情不管如何变幻,却万变不离其宗——永平侯要置她于死地。

大船先在晋州靠岸,他们去晋王府休整一日,再一同前往京城。

霍山和镖师们也一同前往,作人证。

码头上晋州知府带领一众官员,惶惶然跪地请罪。

晋州地段水上出了事,且牵扯官兵,他们这些官员没察觉,倒劳累晋王爷亲自出马,是他们大大的失职。

赵承渊脚步不停地越过他们,扔下一句话,“本王赏花赏月久了,便有人忘了本王身份,敢在本王封地猖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