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读书

主角是安眉依墨御辰的小说在线阅读(拐个相公来种田)

安眉依墨御辰 时间:2022-09-22 19:14:44

小说简介:热门新书《拐个相公来种田》由著名作者顾怀之著作的穿越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安眉依墨御辰,书中主要塑造的安眉依墨御辰形象也深得人心,者对情节设定非常出色,但把握的力度刚刚好,顾怀之所写之文字字经典,值得推荐。她穿越...

主角是安眉依墨御辰的小说在线阅读(拐个相公来种田)

第十二章

第12章 勾引他

起身看着护犊心切的墨御辰,安眉依着实无语。

罢了,不跟这臭男人一般见识。

她微微弯腰笑着对墨麟道:“麟儿饿了吧,娘去给你做晚饭好不好?”

墨麟乖巧点头,“好。”

安眉依看也不看男人,转头去厨房,谁知墨御辰大抵是怕她又把鸡蛋面粉之类的煮来吃,竟一个箭步越过她,并不容置喙道:“我去。”

乍一听安眉依差点以为墨御辰是在骂她,回过味来耸耸肩膀瘪憋嘴,小声嘟囔:“去你的。”

“你说什么?”墨御辰听力是正常人的两倍,不明白她的意思,但直觉不是好话,遂停下问道。

墨麟好心转述:“娘说去你的。”

安眉依嘴角微不可察抽了抽,指着院里最后一把草药转移话题道:“天快黑了,我得赶紧把它收了。”

为了尽快凑到银子,接下来的三四天里安眉依一亮就往山上跑,挖到天黑才回来,饿了就吃个野菜饼子,渴了直接喝纯天然的山泉水。

每晚要将草药分门别类的剁碎或捆好,每天都忙到半夜三更才睡。

墨御辰看在眼里,闷在心里,从不过问,更不阻止。

只要她不折腾孩子,不抢银子,对他而言就是好事。

直到第五天,墨麟估摸墨御辰气消了,才敢悄悄再提鸡蛋的事。

“爹爹,你真的错怪娘了,那鸡蛋娘是为我做的,她就尝了很小很小的一口,剩下的她都带回来给我吃了,她说我身子不好需要营养,她是真的变了,跟别人的家娘一样,不,比别人家的娘对孩子还要好。”

儿子真挚的眼神让墨御辰相信没有说谎,心头不禁泛起一丝异样的情绪。

在他的印象中,那个女人别说受这么大委屈了,就是无理也能搅七分。

如今倒是真像变了个人。

不,狗改不吃屎,那女人装得这么好,一定有着憋着更大的坏。

彼时正在半路的安眉依,不知道墨御辰在心里如何腹诽,一心想着明天便能去镇上卖草药,心里充满了期待和干劲儿。

这头,墨御辰拎着存放好几年都舍不得喝的半坛子白酒,以及一斤白糖,去了离家几步路的刘婶子家。

刘婶子的男人早年砍树被砸断了腰,这么些年瘫痪在床,接屎拉尿都需人服侍,老二皆是刚娶媳妇就急忙分了家,生怕被连累,只有大儿寡媳还跟着一块过。

家里没个男的主要劳动力,一家子过得自是不太容易。

是以刘婶子其实跟王翠花一样,希望墨御辰休了安眉依,转而入赘到她们门下。

当然,刘婶子看上的只是墨御辰勤劳踏实和一把子好力气,而王翠花嘛,除了这些还有他这个人。

所以当墨御辰踏进家门,婆媳两个就热情的跟青楼老鸨似的。

“来就来干嘛还带东西,这不见外了吗?”刘婶子一边接过酒和白糖,一边佯装客套。

王翠花把平日舍不得喝的好茶拿出来冲泡,双手端过去道:“尝尝这茶,可是好东西咧,去年有人找我娘家爹办事给送的,听说老贵了,要不是你来我们都不敢泡来喝。”

墨御辰礼貌扯了扯嘴角,双手去接时不小心碰到王翠花故意翘起的小手指,咻一下赶紧移开,“抱歉。”

王翠花心跳如擂鼓,比当年跟亡夫第一次亲嘴时还紧张兴奋,抿着大厚嘴唇子,扭扭捏捏道:“没关系,快喝呀。”

墨御辰在王翠花直勾勾的眼神和刘婶子热切的期待下,勉强浅尝一口,茶叶是好茶叶,冲泡的手艺却实在不咋地。

放下茶碗,他面上不动声色道:“刘婶子,王嫂子,你们太客气了。我今天来是为了感谢你们放水挽救了我家的秧苗,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御辰,说实话,婶子我早就把你当成一家人了,这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以后有事尽管招呼,能帮的一定帮,但提前说好了,可不许再拿东西来。”刘婶子说话间不断打量他,心想要是这把子力气给自家干活该好多,要省多少力气啊。

王翠花也盯着他魁梧的身子打转,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几年没男人滋润的寡妇,心思早往那方面飘了。

刘婶子是过来人,一看自家大儿媳的德行就知道她存的什么心眼,虽然也替死去的儿子生气,但终究比不上让墨御辰给自己干活赚钱的诱惑力,于是扯了个谎。

“御辰,前几天我那调皮的小孙子来家,把他大伯娘的陪嫁衣柜门给弄坏了,我们家也没个会修的男人,不知你愿不愿帮婶子这个忙?”

小孙子的大伯娘也就是王翠花,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墨御辰有些为难,可既是专程来感谢她们,现在又哪儿有不帮之理?

“那行,劳烦婶子您带路。”

刘婶子岂会听不出墨御辰的意思,她先是答应下来,走几步后突然一弯腰,边捂肚子边摆手道:“哎哟,肚子怎么这么疼哎,定是吃坏东西了,翠花,你带御辰兄弟上去看看,我得去趟茅房,太疼了,一时半会恐怕出不来。”

王翠花听懂了婆婆的暗示,按捺住心里的高兴,“跟我来吧。”

进了西屋,王翠花指着靠床摆放的衣柜,有扇门确实坏了两三年,“麻烦你了啊。”

墨御辰目不斜视走到衣柜前开始弄。

王翠花赶紧坐到梳妆台前,手忙脚乱地抹脂擦粉。

不一会儿,墨御辰起身道:“王嫂子,修好了,我就先走了。”

王翠花急了,心想难得的机会可不能放过,便一股脑冲到门口关上门,插栓,然后转身挡在门边,摆出自认为勾魂的姿势和笑容。

墨御辰乍看见王翠花的脸,整个怔住。

黑黄粗糙的大脸上涂了一层厚厚的白面,这一团那一团很不均匀,眉毛用炭画得又粗又长,跟两条大毛毛虫似的,脸蛋两边抹着一团红,活像猴子的屁股,一张厚嘴唇更是像极了血盆大口,滑稽又可怖。

王翠花见他直直盯着她看,还以为是被涂了脂粉后的自己美到说不出话,于是原本不足的信心也满了起来。

“御辰,你知道吗?要不是安眉依那个贱人把你抢了去,我们说不定连孩子都生好几个了,当时帮我们作媒的安家大嫂就晚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