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读书

书荒求小说小说开局就流放更新免费阅读(傅心慈孟庆平)

傅心慈孟庆平 时间:2022-09-22 19:11:57

小说简介:小说主角是傅心慈孟庆平的小说是《开局就流放》,它的作者是金牌写手晴善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空间异能者傅心慈,在某次执行收集任务的时候,被人从后面偷袭。是同行的...

书荒求小说小说开局就流放更新免费阅读(傅心慈孟庆平)

第六章

第6章千年后的神明(1)

“祖父,呜呜,姐,呜呜,宇儿渴,宇儿饿。”

也许是这具身子的本能反应,傅心慈听到宇儿的哭声,毫不迟疑的抓起一瓶纯净水就出了空间。

这会儿,孟庆平正抱着宇儿哄着,他怕吵到旁人,就抱着小孙子走开一些,离人群大概有五六丈远。

傅心慈警惕的往四周望了望,暗夜里鼾声依旧,似乎没有人关注他们祖孙三个的动向,才悄悄的跟了过去,轻轻的拉住祖父的衣襟。

见是孙女儿醒了,孟庆平的愁眉总算是舒展了一些。

“慈儿醒了。”

“祖父。”傅心慈扽了扽祖父的衣襟,示意祖父坐下来。

孟庆平会意了,立刻抱着小孙子席地而坐。

傅心慈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把拧开盖子的纯净水递到了祖父的嘴边。

孟庆平下意识的喝了一小口,等他尝出来是水,马上接过来瓶子喂到小孙子的嘴里,

宇儿又渴又饿,哼哼唧唧的靠在祖父怀里昏昏欲睡。

忽然送到嘴里的水,宇儿立马精神了不少。一口水喝到嘴里,小家伙马上坐起身子,两只小手抱住祖父拿着的瓶子,自己“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

孟庆平怕小孙子呛到了,就凑到小孙子耳边,小声的叮咛着:“宇儿慢点儿喝,别呛着。”

“嗯。祖父喝。”别看宇儿年纪小,他也明白瓶子里的水是珍贵的,他不能自己一个人都喝掉,祖父和姐姐也要喝的。

孟庆平笑了,欣慰小孙子懂事的同时示意他在喝些。见小孙子喝的差不多了,才接过来瓶子,要孙女儿喝。

“祖父,我喝过了。”

“慈儿。”孟庆平怕孙女儿舍不得喝水,再发生白天那样的事,就执意的把瓶子递给孙女儿。

傅心慈靠在祖父身边,用只有祖父能听见的声音说道:“祖父,我真的喝过了,祖父喝。”

傅心慈怕祖父舍不得喝水,就很直白的告诉他老人家:“祖父,我们以后再也不会饿肚子,也不会没水喝。”

傅心慈也不管祖父有没有听懂,又趁机在空间里抓出来两把蛋黄饼干,分别放在祖父和宇儿手里。

她知道自己现在的手很小,怕她抓的一把蛋黄饼干还不够祖父塞牙缝,就又抓了两把,放在祖父手里。

孟庆平喝了一小口甘甜的清水,又拈了拈手里的小点心,见宇儿已经开吃了,一边吃,还一边满足的晃荡着小脑袋。

宇儿长这么大,头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点心,香香甜甜的味道,好吃极了。

吃了三块之后,他就不肯吃了,他要把剩下的两块留着给齐哥。他可不会忘了,这些天他走不动了,都是祖父和齐哥哥换着背他的。

只是点心太好吃了,他吧嗒吧嗒小嘴儿,还是忍住了。

孟庆平也是一样,只喝了两小口水,说啥都不肯喝了。

“祖父,您怎么不喝了?”

“这么好喝的水,祖父要给齐小子留一些。他也是正在长身子的时候,又饥又饿的怎么成。”

孟庆平想到一路行来,齐贺对他们祖孙三个的帮衬,心里是感激不尽。

他也是做祖父的人了,心里既然感念那孩子的好,自家有了啥好东西,当然也会惦记着那小子,给他留一份。

“祖父,您喝吧,以后咱们不会没水喝,也不会没吃的。”

孙女儿的话,让孟庆平惊愕不已。这个时候孟庆平才想起来问孙女儿,这些东西都是哪来的?

只是还不等他开口,就听见后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接着就见齐贺像只猴子似的蹿了过来。

“孟爷爷,是不是小宇又饿哭了。”

“嗯。把这个喝了。”孟庆平压低了声音,在齐贺耳边说道。

齐贺感觉手里好像多了个什么物件,悄悄的掂量一下是水声,就再也顾不得其它,抓紧了那个物件就往嘴里灌。

一口甘甜的清泉入喉,眨眼间,小半瓶水就被他喝光了。

齐贺刚要说话,就感觉一只小手把什么东西放在他手里。然后就听见宇儿奶声奶气的声音说道:“齐哥吃,宇儿给齐哥留的。”

“快吃。”孟爷爷的声音又在他耳边响起,孟爷爷也把什么东西放在他手里。

知晓孟爷爷和小宇都是给他吃的,齐贺也没客气,实在是太饿了,手比脑子快,抓紧手里的吃食就往嘴里塞。

诶,这吃食的味道真好,他含在舌尖上都有点舍不得咽下去。

呜呜,只是他太饿了。

齐贺从小在乡下长大,一日三餐的吃食婶婶都是做的可丁可卯,他还要和叔叔家的几个孩子抢着吃,下手慢了就没的吃了。

小小的几块蛋黄饼干,根本就不挡事,转眼就被他吞下肚子。

呜呜,还不够垫底的。

不过,他也没在开口讨要,毕竟半瓶子水,再加上几块小吃食,虽然连半饱都没唬弄上,但是至少不渴了,这就比啥都强。

渴的滋味儿太难受了。

傅心慈知道大家都没有吃饱,既然脑子里已经编好了说词,就没有任何顾虑的,又给宇儿抓了一把蛋黄饼干,给祖父和齐贺一人抓了两把。

这回,一老两小谁都没有说话,都安静的吃着。而且他们还吃的很有技巧,没有弄出来大的声音。

直到他们吃的差不多了,傅心慈又拿出来一瓶纯净水递了过去。孟庆平看着孙女儿真的又拿出来一瓶水,心里的不安就更加深了。

当最初的惊讶过后,他的脑子开始转轴了。不管怎么说,他也是国公府长大的,又做了二十多年的一县父母官,眼界还是有的。

现在是夜里,四周一片漆黑,他的眼睛虽然看不清楚。可是当他第一次接过来孙女儿递给他的水瓶子,就感觉这个水瓶子,和他以往见过的任何东西都是不一样的。

他刚刚偷偷的端详了两眼,虽然天色黑暗,凑近了,他还是可以看到一些,这个水瓶子是透明的,他可以看见瓶子里的水。

这个年代已经有琉璃了,能看见瓶子里的东西不稀奇。稀奇的是,手感上这水瓶子不是琉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