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读书

小说推荐请别再伤我的心精彩试读

苏云黎秦时樾 时间:2022-09-22 18:15:14

小说简介:小说主角是苏云黎秦时樾的小说是《请别再伤我的心》,它的作者是金牌写手一冉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上一世,她错信他人,抛夫弃子,亲眼目睹他被一剑穿心而死。  她切断...

小说推荐请别再伤我的心精彩试读

第八章何必心软

将军府大牢。

     空气中笼罩着淡淡的血腥味。

     “公主还是说了吧,您这样细皮嫩肉的,咱们也不忍心下手啊!”狱卒手中的鞭子被他挥舞的劈啪作响。

     苏婉依遍体鳞伤,却始终只有一句话:“我要见将军。

”      又是一鞭狠狠抽在她的身上,伤口处瞬间泛起鲜艳的红色。

     “还想见将军?”狱卒啐了一口,“你也得看看将军想不想见你,说吧,狗皇帝还让你做了什么?”      “我要见将军。

”无论对方如何言行逼供,苏婉依依旧只有这一句话。

     狱卒发了狠,正要再扬起鞭子,却被人制止了。

     “且慢。

”      苏婉依抬起沉重的脑袋,看向来人。

     是赵玉如。

     “怎么是你,你不是应该在京城吗?”      “怎么不能是我?”赵玉如微微一笑,“将军既然决意拯救天下苍生,自然要保护好自己的家眷,不是吗?”      苏婉依面上不动声色,一颗心却沉了下去。

     重生之后,她一颗心都扑在了秦啸风的身上,很多事情并没有去深究。

     现在想来,秦赵联姻,并不如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赵玉如是赵太尉独女,打小过的比她这个不受宠的公主还要尊贵。

     赵太尉统管兵马,除了北疆的秦家军和京师的护城军,其他皆可为他所用。

     两家表面上是结两姓之好,实际上等同于掌握除了京师以外全国的兵马大权。

     原来,秦啸风去赵家求亲之时,就早已下了必反之心!      赵玉如一直观察着苏婉依的一举一动,见时机差不多了,她笑着让人端上一碗汤药。

     “将军有帝王之相,来日必有一番作为,公主身份尴尬,未免来日徒增烦恼,将军特命我来送公主一程。

”      苏婉依脸色瞬白,死死盯住她手中的汤药:“不可能,我不喝,将军不会这么对我的!”      秦啸风不会让她死的,他不会对她那么狠心!      “我也只是奉将军之命办事,还请公主莫要责怪。

”赵玉如装模作样的对苏婉依行礼,起身之后脸色陡然一变。

     两个粗壮的嬷嬷一左一右架住了苏婉依,赵玉如笑着上前,想要亲手把药灌到她的嘴里。

     苏婉依拼命挣扎,咬紧牙关,说什么也不肯张开嘴。

     她不想死,她不能死!      她历经千辛万苦重生,还没有得到秦啸风的原谅,她说什么也不能死!      可是,她双手被缚,又怎么是粗使嬷嬷的对手,尽管咬紧了牙关,还是被她灌了不少药进去。

     苏婉依不怕死,她本就是死过一次的人了。

     但是她不想死,她不想死的这么不明不白。

     她还没有取得秦啸风的原谅,还没有为他解决后顾之忧,她不想就这么死了!      苏婉依一咬牙,摸到了手腕上的珍珠,想要发射信号,却又犹豫了。

     秦啸风本就不相信她,如果她现在联系了皇兄的人,那以后岂不是更加说不清楚了?      就在她犹豫的瞬间,赵玉如给一旁的嬷嬷使了个眼色。

     嬷嬷动作麻利,一个手刀打晕了苏婉依。

     “出来吧!”赵玉如扬声道。

     从暗处走出一个人影,“夫人好手段,只是夫人既然已经决定要跟咱们陛下合作,又何必多次一举,假意下毒?”      “那就不关你们的事了,带着你们要的人走吧。

”      那人看了赵玉如一眼,没再说话,带着苏婉依离开了。

     人刚走,外面就传来了一阵脚步声,赵玉如拔出随身携带的匕首,用力捅在自己腹部。

     秦啸风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倒在血泊中的赵玉如,紧接着又看到散落一地的绳索。

     他瞳孔微缩,上前将人抱了起来:“怎么回事?苏婉依呢?”      赵玉如艰难的抬起手来:“将,将军,我担心公主受不了牢狱之苦,特意给她带了药膳来,谁知正好撞上有人来救她,他们救走了公主,还,还……”      话还没说完,她双眼一闭,晕了过去。

     秦啸风看了一眼身后的军医,那人上前为赵玉如诊脉:“回禀将军,夫人吉人天相,没有伤及要害,老夫这就为夫人止血包扎。

”      秦啸风点了点头:“看看那药膳。

”      老军医起身,拿过药膳闻了闻:“启禀将军,这确实是滋补的上品。

”      秦啸风脸色铁青,神情冰冷,“夫人就拜托你了,照顾好她!”      说完,他大步离开了牢房,纵马而去。

     苏婉依,你口口声声真心待我,到最后还是站在了你皇兄的那一边。

     既如此,我又何必再对你心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