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读书

好看的小说《错爱强宠:九爷宠妻请克制》夏南州有橙金晚墨祁安全文免费试读

金晚墨祁安 时间:2022-09-22 17:16:08

小说简介:《错爱强宠:九爷宠妻请克制》这部小说的主角是人见人爱的金晚墨祁安,作者南州有橙成名已久,文笔绝佳,《错爱强宠:九爷宠妻请克制》对角色的刻画十分成功,情节曲折婉转,主角金晚墨祁安的故事牵动着每一个读者的心,不得不说作者...

好看的小说《错爱强宠:九爷宠妻请克制》夏南州有橙金晚墨祁安全文免费试读

第11章

第11章

墨祁安不相信,进了病房。

金婉儿还是金婉儿,并不是他以为的那张脸。

不仅墨祁安风中凌乱,左来安更加震惊。

左来安看看他们爷,又看看躺在病床上的人。

那一张人工痕迹明显的脸,与他们认识的“金婉儿”也相差太远了。

看了这张脸,才知道之前见到的“金婉儿”有多天然纯美。

这事情,忽然变得玄幻了。

左来安对着金婉儿左看右看,“这怎么可能呢?”

他看向墨祁安,“爷,这不是婉儿小姐吧?”

见了几次,不说多熟,但五官样貌是清楚的撒。

墨祁安眸光冷漠,看不出任何异样。

很快小护士取来病例档案,是金婉儿此前在陈炼的陪同下,来医院做的检查。

墨祁安粗略扫了眼,扔开。

左来安立马捡来,仔仔细细的看着。

“金婉儿,二十岁,妊娠九周......”左来安低声念着,想从字里行间找出些蛛丝马迹。

墨祁安冷声道:“闭嘴。”

左来安立马捂住嘴,不敢再发出任何声音。

病房门推开了一点缝,“九爷,陈炼夫妇求见,是打发了,还是......”

左来安立马道:“九爷,见见吧,这必须得给您一个解释呀。”

光天化日下,大变活人了嘿!

左来安这好奇心是比墨祁安更大,这洲际的人和事,竟然有在九爷眼皮子地下耍花样的,以前可从没发生过。

墨祁安冷冷道:“是该给个解释。”

左来安立马点头附和,“是,是是。”

陈炼夫妇已经在安静的休息室等着,见墨祁安和左特助进入休息室,陈炼夫妇立马起身,殷切的想要沏茶,被左特助挡开。

“不必,陈总请坐,我们九爷只想了解几个事情。”

墨祁安落座,强大气场是与生俱来的。

那陈炼太太前一秒还是怒气冲天,这一秒,气焰直接被掐灭,眼神都不敢往墨九爷那边去。

陈炼更是激动又兴奋,今天的事儿,他已经知道了。

“我怎么都没想到,我那干女儿竟然能入了九爷您的法眼。”

墨祁安缓缓抬眼,没接话,但气势是沉甸甸的压人。

左特助语气严肃道:“陈总,想清楚再说出口。”

陈炼看看墨祁安,又看看左特助,有点不懂,但又不敢问,憋着话干笑着坐回去。

陈太太忽然站了起来,像是鼓足了勇气一样,她恭敬的交了一叠资料给墨祁安。

“九爷,您要是真看上了金婉儿,这些资料我想您需要了解一番。再有,现在那个小贱人......那丫头怀了我家这头猪的孩子。九爷您再大度,也没必要给别人养孩子......”

左特助吓得脸色几变,忙喝止:“陈太太,请你想好再说。”

陈太太哪里管这?

一个被、插足婚姻的女人,没把那小三撕了已经是她仁慈。

她仍然接话,“那孩子,还是打了的好。”

陈炼气得火冒三丈,可墨九爷就在这坐着,他不敢乱来。

他连连拉陈太太,金婉儿毕竟是他们家走出去的,如果真飞上枝头变凤凰,以后他们陈家算是金婉儿的“娘家”。

至于今天这点小事,人家九爷都不在意,她巴巴个什么劲儿?

就为了报复婉儿,不顾自家的前途?

陈炼心里直骂陈太小心眼,鼠目寸光!

左特助张口,又咽下了话。

墨祁安认真翻着金婉儿的个人资料,这些资料,他之前已经了解过一些。

金婉儿现在和以前的五官,完全是两个人。

但从资料来看,不论哪个时期,都与他见到的“金婉儿”相差千万里。

那么,只有一个解释,此金婉儿,非彼“金婉儿”。

墨祁安将资料扔在桌上,左特助立马拿起来细细看。

金婉儿原名罗美珠,十三岁初一就辍学了,做过很多杂工,虽然才二十岁,但她已经交往过十五个男朋友。十三岁后,她的生活就只有整容和谈恋爱。

翻看各期照片,左特助同样得出了与墨祁安一样的判断。

左来安当即问:“陈总,听说金婉儿与你一起出国,她是什么时候回国的?”

陈太太冷哼一声,“哼!”

陈炼立马如实回答,“都是因为工作,我们出去了半个月。”

“什么时候去的,什么时候回的?”左来安再问。

陈炼偷瞄了眼太太,干咳了声,也不能在墨九爷面前表现得怕老婆,提了胆子回答:

“九月十八号晚上的飞机,十月三号回国。”

“一回国,婉儿忽然身体不舒服,就直接来了医院。这后面的事,九爷您大概也知道了。”

左特助转向墨祁安,“爷,对不上啊!”

所以,不是同一个人!

墨祁安却再问:“你与金婉儿出行,可有人证?”

左特助立马点头,“对,有证据吗?”

“啊?”陈炼直接被问蒙了。

这还要证据?

陈炼到底绷不住老脸,小声说:“机场能查到监控,出国和回国的影响。国外、国外酒店也有每天的记录。”

左特助当即将一叠资料推向陈炼,“国外酒店联系方式,写清楚。”

陈炼直有种社死的崩溃,他求饶:“这监控影像,可以不要给我太太看吗?”

左特助一愣,“哟,还有点良心。既然还有情,又为什么一再伤害你太太?”

陈太太气得眼泪直滚,若不是有外人在,她早就绷不住情绪,当场崩溃。

陈炼敷衍的认了几句错,然后安静。

不过五分钟,影像资料传了过来,左特助交给墨祁安看的时候,陈炼都不敢相信,这么快?

墨祁安嘴角拉开一丝弧度,一瞬消失。

他起身,“陈总的家事,我无意插手,陈太怎么处置,你随意。”

墨祁安直接离开。

左特助当即道:“一场误会,误会。我们九爷刚才的意思是,对于打断了陈太太您的安排,十分抱歉。你的家事,我们不插手,你可以继续。今天我们就是个小插曲。”

左特助笑得十二分真诚,随后,快速离开。

所有保镖也都跟随墨祁安撤离,左特助当然是留下善后的那个。

这是场天大的乌龙啊!

可,墨祁安这边弄清楚了,但“墨九爷为网红一掷千金,买下医院”的新闻怎么都压不住,再一次引爆了洲际人民的八卦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