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读书

陆少离婚请签字by安浅免费版在线阅读

江岁陆今泽 时间:2022-09-22 16:44:14

小说简介:《陆少离婚请签字》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剧情前后反差较大,人物性格也比较复杂,不过主角江岁陆今泽非常讨喜,安浅牢牢抓住广大读者的心理,所写之文字字经典,值得推荐。【追妻火葬场+虐恋情深+1V1+替身文学】 一场早有...

陆少离婚请签字by安浅免费版在线阅读

第4章

江岁再次醒来,是在午后。

陌生的房间,柔软的大床上,浑身都痛,嗓子沙哑。

陆今泽推门而进,摸了摸她的额头还有些发烧,“今晚陪我去参加一个生日宴。”

本来脑子还有些懵的江岁瞬间清醒了,抱紧了被子,“咳咳咳…我头晕难受…”

陆今泽一把将她从床上拽起来,揽住她的纤纤细腰,漫不经心的威胁她,“不听话,就去给你姐姐换骨髓。”

说完就将她扔给了造型师和管家。

晚上七点,江岁踩着八公分的细高跟,和陆今泽进了一家豪华的酒店。

进去之前,陆今泽警告道,“记住你现在的身份。”

不就是演戏吗,她会。

江岁甜笑着挽住陆今泽的手,嗲声道,“今泽哥哥,我们走。”

陆今泽很满意她的表现,“演的不错,继续加油。”

两个人进入名流云集的宴会厅的时候,江岁明显可以感觉到现场突然安静了下来,各种各样的视线集中在她身上。

“什么情况,陆今泽今晚竟然带女生出席了?”

“我还以为我眼花看到夏桑了,不过细看还是不太像。”

“夏桑要酷一点,这位比较冷艳。”

“她是谁啊?”

“江家那位刚找回来的外孙女吧。”

很快有陆今泽的好友走过来调侃,“今泽不介绍一下吗?”

陆今泽,“我未婚妻江岁。”

简简单单一句话,几乎瞬间点燃了整个宴会现场。

“啧啧,你口味挺特别的。”林辞调低声道,“原来喜欢玩儿替身这一套。”

江岁全程扮演着面无表情的冰山美女,内心白眼快要翻上天。

她跟着陆今泽像个提线木偶一样被参观了一圈,脸都快笑僵了。

今晚生日宴会的女主角,夏家的正牌千金夏宁在耀眼的灯光里高调登场。

这位穿着昂贵礼服,一头大波浪的夏小姐狠狠瞪了她一眼,对陆今泽娇嗔,“今泽哥哥你来了。”

江岁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不自觉后退一步。

陆今泽却突然十指紧扣的牵住了她的手,夏宁的眼睛几乎开始冒火。

江岁突然明了自己今晚的作用——挡箭牌。

夏家双珠,表面上一个是红玫瑰,一个是白玫瑰。

而白玫瑰夏桑表面上是夏家的养女,实际上是私生女。

所以不管陆今泽在爱她,她都嫁不进陆家。

并且一直被正牌大小姐夏宁针对的厉害,两年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夏桑突然以学业为由避走他国。

夏宁和陆今泽说了几句话,时间差不多了。提着裙角上台接受众人的祝福,许愿,吹蜡烛,切蛋糕。

江岁感觉自己整个人难受的不行,有种想吐的感觉,她扯了扯陆今泽的衣袖,“我去下洗手间。”

陆今泽看着她红的不正常的脸,低头对她道,“去吧。”

站在台上的夏宁,一眼看到了两人头头靠在一起亲密的说话,心里瞬间怒火中烧

一个乡下长大的野丫头,也配成为今泽哥哥的未婚妻!

江岁有些手脚发软的靠在洗手间的墙上,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烫的吓人,应该是又高烧了。

没人性的家伙,居然这么奴役她一个病人。

江岁准备找个角落休息休息,在这样下去她感觉她能当场晕倒在宴会上。

结果刚走出厕所,就被人捂住嘴巴强行拖到了外面的角落里,被大力推倒在地上。

江岁头晕的厉害,趴在地上一时没有缓过来。

夏宁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陆今泽是我的,懂吗?”

这又是哪里来的疯子,江岁哑着嗓子道,“嗯,知道了。”

夏宁对她的回答相当不满,向前一步停在离她一公分的位置,“听说你是学画画的?”

“什么意思?”

夏宁撩了撩头发,“夏桑当年是学钢琴的,可是她后来在也不能弹钢琴了,你猜是因为什么?”

江岁咬着牙坐了起来,“你想干嘛?”

“你离今泽哥哥远一点,不然我毁了你的手。”夏宁嚣张的道。

哼,不过是个不受待见的野丫头而已,她根本不放在眼里。

宴会厅里,林辞看好戏般的道,“你确定你找的这个挡箭牌有用,我刚刚可是看到夏宁生气的跟了过去。”

陆今泽没有说话,他想起江岁那双倔强又明亮的眼睛,应该有用吧。

拥有这样眼睛的女孩子,应该坚韧的像蒲草一样。

话音刚落,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响彻云霄。

陆今泽快步走了出去。

很快在花园里,找到了扭打成一团的两个女人。

不,准确的说,是江岁骑在夏宁身上,扯着她的头发单方面殴打她。

一旁还倒着一个捂着关键部位一脸痛苦的保镖。

画面太过魔幻,闻声而来的宾客都愣在了原地,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

夏家大少爷夏辰冷着脸走上去,一把将江岁从夏宁身上扯下来。

夏宁顶着鸡窝一样的头发,瑟瑟发抖的扑到了夏辰怀里,“哥,她想弄死我,我好怕…”

离的近的知情人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夏家两姐妹为一个陆今泽斗了那么久。

都是千年的狐狸装什么聊斋,对于夏宁的为人大家心里多少有点数。

夏辰心里一边骂夏宁蠢货,一边先发制人,“江小姐,你不觉得你应该给个说法吗?”

江岁摸了摸嘴角的血,眨了眨眼睛,瞬间大哭道,“呜呜呜呜,夏小姐说我要是不答应离开今泽,就废了我的手,让我再也不能画画了。”

“ 我没有,你血口喷人!”夏宁辩解道。

江岁充耳不闻的大声嚎叫,“呜呜呜呜,她还说今泽不爱我,只是把我当替身而已,呜呜呜呜。”

说着悲痛欲绝的望着陆今泽,“既然你不爱我,我们就解除婚约吧,我愿意成全你和夏小姐,呜呜呜呜。”

果然陆今泽笑着走了过来,一把抱住她,“别听她胡说,我怎么会不爱你呢?”

江岁垂下了眼眸,拥抱明明应该是很温暖的事情,她却从这个拥抱里感受到了冷意。

一旁的夏宁不知道是气的还是装的,白眼一翻在夏辰的怀里晕了过去。

事情的走向,惊呆了在场的所有人,这可真是一出大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