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读书

现在火的小说陆少离婚请签字完结篇继续阅读

江岁陆今泽 时间:2022-09-22 16:25:49

小说简介:《陆少离婚请签字》是安浅创作的一部现代言情小说,作者文笔细腻,小说的剧情不落俗套,尤其是江岁陆今泽人设很吸引人,陆少离婚请签字整片文笔极佳,强烈推荐。【追妻火葬场+虐恋情深+1V1+替身文学】 一场早有预谋的婚...

现在火的小说陆少离婚请签字完结篇继续阅读

第14章

夏桑痛的眼泪大颗大颗的掉,陆今泽将外套披在她身上,直接将她公主抱起来,往医院送。

从头到尾没给江岁一个眼神。

陈默眼神讥讽的对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江小姐请。”

江岁沉默的跟在他身后,上车去医院。

到了医院夏桑已经被推进急诊室,陆今泽等在外面一言不发。

在令人窒息的沉默里,几个小时后急救室的门被打开了。

夏桑被推了出来,陈默连忙走上去问,“医生桑桑的脚怎么样了?”

医生道,“旧伤加新伤,脚踝二次粉碎性骨折。需要好好静养恢复,不然会留在严重的后遗症。”

陈默一下就急了,“可是桑桑是模特,这会不会影响到她家职业生涯。”

医生叹息般的道,“至少半年内最好不要穿高跟鞋,也不要用脚过度剧烈运动。”

“半年过后呢?”夏桑颤抖着声音问。

“看恢复情况。”

夏桑虚弱的躺在床上,眼睛里的光一下就没了,整个人面若死灰,表情空洞的吓人。

护士将夏桑推进了vip病房,夏桑一言不发的用被子盖住了头,蜷缩成一团在床上抽泣,像只无助的小兽,惹人怜惜。

江岁站在门边,看着陆今泽在病床上坐下,低声哄道,“把手拿出来,不然针头戳进去出血会痛的。”

伸手进去温柔的握住了夏桑的手,一点点将她的手拉出来,示意护士过来整理已经歪掉,刺的手上皮肤青紫一片的针头。

护士重新为夏桑扎好针,“夏小姐手不要乱动,会更痛的。你的脚刚动完手术,必须输消炎药才行。”

夏桑虽然依然用被子把自己掩盖的严严实实,却没有在动。

用手指勾住了陆今泽的手。

陆今泽顿了一下,到底没有抽手。就这样坐在那里陪着她。

江岁想真好,受伤了有人疼…

她居然有一点点羡慕这份温柔。

“陆先生麻烦你在这里陪桑桑一下,我去处理一下她的工作上的问题。”陈默非常客气的道。

陆今泽点了点头。

陈默又看向江岁,“等会麻药过了,桑桑要吃点东西才行。麻烦江小姐帮忙给桑桑买一份儿粥回来。”

说着报了一家店名,说是夏桑最喜欢吃那家的粥。

江岁皱了皱眉头,“我对这边不熟悉。”

陆今泽助理站了出来,“我去吧,这是我分内之事儿。”

陈默阴阳怪气的上下打量江岁,“不过是买份粥而已,江小姐将桑桑害成这样,连这点小忙都不愿意帮。”

江岁不卑不亢的仰头看着陈默,“陈经纪,随便诽谤他人是犯法的,没有证据之前管好你的嘴!”

“你…”陈默被她的态度气到了,没有想到事到如今,她还敢如此嚣张。

江岁的目光却径直略过他,看向了床上的人,“夏小姐是必须要吃我买的粥,别人买的吃不下去是吗?”

这话问的有几分刻薄,江岁向来不是个软糯的人,没道理算计到她身上来了,她还会好言相待。

“江小姐你别太过分!”陈默愤怒的道。

被子里的人颤抖了一下,迟迟没有出声。

“不说话?不说话的话我就先走了。”

江岁转身就走。

身后传来带着几分冷意的声音,“站住。”

江岁脚步不停。

“江岁你知道我有的是办法收拾你。”陆今泽出口就是威胁。

江岁讽刺一笑,头也不回的道,“粥我会买回来的。”

拿着手机导航在炙热的太阳下,折腾了差不多两个小时,才为夏桑买回一份昂贵的鸡汤粥。

江岁把粥送回病房开打的时候,用最好的保温盒装着的粥,还是热腾腾的。

夏桑也坐了起来,靠在床头,看着窗外发呆。

听到她的脚步声,转过头来目光幽深的看着她,“你来了。”

伸手准备接过江岁手里的粥。

两个人四目相对间,夏桑轻笑了一声,“怎么不敢给我吗?”

“夏小姐如果准备毁掉自己的手的话,我无所谓的。”江岁淡然的道。

夏桑冰冷的笑了一下,在江岁将粥送到她手上瞬间,一下子松手将粥打翻了,江岁手急眼快的收回自己的手,甚至将盒子向夏桑那边用力推了一下。

“啊…”夏桑隐忍的叫了一声。

江岁心有余悸的捂着自己手,后退一步。

手背还是被溅到了一些。

疯子!为爱自残。

江岁看着几乎全部倒在夏桑手上的粥,勾了勾嘴角。

房间里飘着鸡汤的香味,陆今泽抽完一支烟,一回来就看到的是满地的粥。

捂着手啜泣的夏桑,沉默的站在墙角的江岁。

陆今泽有些烦躁的几步走上去,“又怎么了?”

夏桑露出自己的手,红了一大片还起了水泡。

“你不会又要说是我做的吧,我看起来像个傻子吗?”江岁抢先开口。

“是我情绪太激动了,没有接稳粥。”

夏桑一下激动的用烫伤的手用力锤着床,绝望的嘶吼,“两年前我的手毁了,再也不能弹钢琴,两年后我的脚也毁了,无法站上T台了。”

夏桑泪流满面的抬头看着陆今泽,用力的拉着他的衣角,“我只是想好好爱你而已,为什么这么难!”

陆今泽静默了片刻伸手给她擦了擦脸色的眼泪,“别哭。”

夏桑一把抱住了陆今泽的腰,像是抱住了自己的全世界。

江岁作为唯一的看客,安静的看着这一幕,心里毫无波澜,甚至讽刺的勾了勾嘴角。

低头看了看自己烫伤的手,夏桑愿意为爱自残,她没意见。

但是偏偏拉她下水。

既然这么喜欢自毁,她就成全她好了。

她这个人早就没有心了,向来眦睚必报。所以明知道夏桑可能会继续陷害她,她还是配合的把粥递了过去。

反正罪名已经背了,那就做到底,不能白背。

她成全她的爱情和自毁!

要是手上留疤了,对模特的职业生涯也是有很大影响的。

等夏桑终于哭够,这才哆嗦着手,“痛,今泽我好痛!”

陆今泽按了床头的紧急呼叫铃。

很快有阿姨和护士进来。

陆今泽将夏桑抱到椅子上,让阿姨好清理被粥弄脏的床铺。

护士手脚麻利的给夏桑处理烫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