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读书

主角是钟玄清沈灵均的小说-56465849全目录今日更新

钟玄清沈灵均 时间:2022-09-22 15:05:05

小说简介:言情小说《56465849》的主角是钟玄清沈灵均,该小说展现了丰富的故事情节,特别是人物情感刻画细致,看过后就很难从中抽离,小编推荐这部小说主要是因为故事主角钟玄清沈灵均,人物动线和细节作者大师把控的都很好,非常值得一...

主角是钟玄清沈灵均的小说-56465849全目录今日更新

钟玄清爱了沈灵均整整十年。

然而她勇敢的表达自己的爱意,得到的却是沈灵均嫌恶的告诫。

他说:钟玄清,我是你的哥哥。他烧毁钟玄清写满爱意的情书,远渡重洋再无音讯。

三年后,他搂着杜若月对她说:钟玄清,我要结婚了。

从这一刻起,她就知道——

钟玄清成了沈灵均世界里的旁观者。

即便她跟沈灵均没有血缘关系,她的这份爱也永远见不了天光。

直到爷爷去世,

她才终于醒悟,原来从始至终,他连信任都不曾给过她。

医院,钟玄清刚从失去爷爷的打击中醒来,扶着墙往咨询台走去。

经过安全通道门前时,她听见了杜若月的声音。

她好像在跟什么人打电话,语气焦急。

我也没想到氧气拔开一下那老头就会没命,你赶紧帮我处理下病房的监控!

钟玄清气血直冲脑门。

她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猛地撞开铁门,双目通红地站在了杜若月面前。

杜若月被她吓了一跳,慌忙挂断电话:钟玄清……你都听到了?

钟玄清怒不可遏,一把拽住杜若月手腕:是你害死了爷爷,你必须跟我去警察局自首!

话落,她扯着杜若月往外走去。

杜若月又惊又怕,奋力挣扎:我不去……你也别想去!

忽地,钟玄清小腿肚钝痛。

杜若月抬脚,用高跟鞋跟狠踹向钟玄清

钟玄清被踹到在地,脑袋重重磕在地上,痛得她眼冒金星。

还没等她缓过神,杜若月忽然扑过来,狠狠掐住了钟玄清脖子。

她面目无比狰狞:只要你死了,就不会有人知道这些事!

空气慢慢变得稀薄,钟玄清意识逐渐模糊。

她咬牙,用尽全身力气推开杜若月。

杜若月尖叫着往后栽去,钟玄清恍惚起身,看见楼梯下一幕瞳孔骤缩。

杜若月躺在地上,点点猩红从她身下渗出。

抢救室外。

钟玄清脸色煞白地坐在休息椅上,耳边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她缓缓抬头,正对上沈灵均愠怒的眼眸

他声音嘶哑:钟玄清,你怎么能恶毒到这个地步﹖!

钟玄清心底涌上悲怆。

沈灵均还是什么都不问,就认定是她有错。

喉中涩痛不已,钟玄清无法为自己辩解

而她这副模样,落在沈灵均眼中是逃避

他猛地上前一步,还想指责钟玄清,抢救室的灯倏地熄灭。

医生从里走出,朝沈灵均抱歉开口。

沈先生,大人已无生命危险,但孩子……还是没能保住,抱歉。

话落,走廊上陷入死寂。

钟玄清僵坐在休息椅上,望着沈灵均单薄而修长的背影。

半响过后,他低沉的声音才悠悠传来。

钟玄清,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认识你。

======第一章======

沈灵均远赴国外留学后,钟玄请幻想过无数个跟他久别重逢的场景。

但从未料到,会是在他的订婚宴上。

沈灵均眉眼依旧疏冷,沉声问她:钟玄请,三年不见,连招呼都不会打了?

清洁工服下的皮肤痛痒不已,钟玄请紧握手中拖把。

她一字一句:哥哥,好久不见。

帝都。

丽景大酒店内,觥筹交错。

钟玄请站在香槟塔倒塌的狼藉前,看沈灵均牵起身边女人的手,郑重向她介绍:这是我的未婚妻,杜若月。

这话就像巨石,沉沉压在钟玄请心头。

她目光下移,望着沈灵均紧牵杜若月的手,心里不是滋味。

她也很想被这双骨节分明的手握着。

生病以来,只有被沈灵均接触,她的症状才能有所缓解。

钟玄请理智线崩溃,她颤抖着伸出手去:哥……

恰在此时,杜若月温婉的声音如冷水浇下。

灵均,从前没听说你有个做清洁工的妹妹。

钟玄请怔住,茫茫然抬起头来。

沈灵均剑眉微蹙:邻居家的小孩,没有血缘关系,只是喜欢缠着我。

话中凉薄,一如当年拒绝她的表白。

钟玄请胸口淤堵得愈发厉害,她垂下头去,胡乱言语着。

哥哥,我过敏症犯了,得先走了……

撂下这句话,钟玄请慌忙离去。

杂物间里。

钟玄请忍得满面通红,她蜷蹲在角落里,不断抓挠着胳膊。

细嫩的手臂上,很快被她抓出道道血痕。

为什么她会得这种恶心的病?

饥渴症。

因幼年缺少关爱而产生的心理疾病,缺乏安全感,只有沈灵均在身边,病症才能有所缓解。

钟玄请的病症比常人更为严重。

她只有沈灵均,这一剂解药。

家中没破产前,父母常年在外做生意,说是沈灵均将钟玄请拉扯大都不为过,所以钟玄请对他产生了极强的依赖感。

可惜往后,她再也没有依赖的资格。

钟玄请鼻尖一酸,杂物间突然门砰砰作响。

同事在外头骂:钟玄请,你干不了就回家,订婚宴散场都不出来帮忙收拾,你是想累死谁……

钟玄请赶忙收敛情绪,拎着墩布水桶,拉开了杂物间门。

她唯唯诺诺:李姐,对不起……我这就去干活。

话落,钟玄请小跑而去。

酒店宴会厅。

宾客们早已散去,空荡大厅里,只余沈灵均挺拔的身影。

钟玄请没想到他还在,四目相对间,她呼吸微凝。

而沈灵均已阔步走到她身前,紧接着,一盒过敏药递了过来:拿着。

钟玄请最后的防线,瞬时溃败。

隐忍三年的渴望如潮水般涌来,身上痛痒几令她昏厥。

钟玄请无助看向沈灵均,颤手朝他伸去:……我求你,再抱抱我好吗……

只用一个拥抱,她的病症就能治愈。

忽地,手背一痛。

沈灵均将她的手重重挥打开,眼中嫌恶不掩分毫。

钟玄请,三年不见,你还是令我恶心。